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经济科技

    雪域高原的物探尖兵 ——记湖南省煤勘院川藏铁路测井项目组

    2020-03-21 12:27:25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曾 丽/文  高 远/图

          “坐上了火车去拉萨,去看那神奇的布达拉,去看那最美的格桑花呀,盛开在雪山下……”多年前,这首《坐上火车去拉萨》广为传唱,唤醒了普通民众到西藏这片神奇的土地一探究竟的梦想。然而,雪域高原风雪肆虐、高寒缺氧等恶劣的气候环境令很多人望而却步。

          “没有来过川藏线之前,我对这里很神往,来了后我就明白了为什么这里人烟稀少。”2019年5月,刚刚到达四川康定一带的高远站在时不时就飘雪的山头被冻得瑟瑟发抖,“我低估了这里的气候!”

          高远是湖南省煤炭地质勘查院地球物理信息所的一名85后高级工程师。2019年5月,地球物理信息所中标了中铁二院川藏铁路项目部分段的测井工作。随后,高远作为该项目的负责人,迅速带领3名技术骨干和1名测井车司机奔赴川西开展工作。

    空气稀薄  高寒缺氧

          被高远低估的,还有来势汹汹的高原反应。

          该项目工作区段主要是康定至昌都段。该段川藏铁路经康定、理塘、白玉后跨金沙江,进入西藏自治区昌都,全段最低海拔在2500米以上,最高海拔5000多米,一般工作区都在3500米以上,属于高原地区,气候严寒,空气稀薄,人迹罕至。

          项目组第一次测井地位于康定附近的郭达山,海拔约3800米。5个平日身强体壮的大男人一到目的地就头胀、胸闷、喘不过气来……周贵发反应最大,头胀、呕吐、全身无力……把大家吓得够呛!钻机上有经验的师傅告诉他们,这是典型的高原缺氧反应。好在之前对高反有心理准备,大家服用药品并休息了一阵后便开始工作。大家虽然还是不太舒服,但都没有放弃和松懈,坚持到测完井才下山。

          之后,高远带领项目组成员投入到更为紧张有序的测井工作中,每日与高反“战斗”,与寒风“厮杀”。他们到过海拔更高的折多山、格聂山、卡子拉山等地区。“山越高,越感觉人在大自然面前是那么的渺小!”高远不禁感慨。

          在一次次的挑战和征服中,项目组成员每人都练就了一身对抗高反的绝招——“我难受时喝点儿红景天,然后走慢点儿。”“我渐渐适应了,有些山实在太高,我就坐下休息一下再继续爬。”“我觉得对付高反要靠意志力。” ……

          当然,“战斗”要想取胜,离不开团队合作。“在这荒芜的川藏铁路线上,我们是最亲密的战友,是最贴心的家人!”说这话时,高远这个“理工男”露出了少有的感性,“我们相互帮助、相互鼓励,用精神力量缓解了身体上的不适。”

    设备难行  作业艰难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李白诗中的“难”应该只有像高远及项目部成员这样在川藏线上亲历过的人才能真正懂得。

          川藏铁路沿途均是崇山峻岭,海拔落差大,最好的路只有一条318国道。从项目部到测井工地附近虽然一般只有一两百公里,但因为路况不好,高远他们通常要在车上耗去大半天的时间。工作任务多的时候,更是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路上,想快也快不了。“每当这时,我都希望自己开的是直升机,可以从这个工地一下飞到下一个工地!”测井车司机刘小明苦笑着。

          比时间耗在路上更糟糕的是,多数情况下测井车开不上山,只能靠人力将测井设备抬上山。在这种高海拔缺氧地区,空手爬山都不是易事,更何况还要带着几百斤的设备爬到山顶。

          “看着很近的一段路,经常要走一两个小时才能到。要是遇到雨雪天气,那就更麻烦了。总感觉看到了钻机,可是又还没到,那种又累又绝望的心情真是难以描述。” 说起这些,高远觉得仿佛发生在昨天一样。

          项目组的肖葵西印象最深的是在郭达山隧道测井时,车子只能开到半山腰海拔3500米的地方,而钻机在海拔3800米的山上,他们几个人硬是背着散件设备,又请了几个人帮忙抬着几百斤的大设备,花了两个多小时才爬上山。

          然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山,也并不意味着工作能够顺利开展,在气候变幻莫测的雪域高原,来自大自然的考验总是猝不及防。

          项目组有个测井点在海拔4000多米、空气十分稀薄的折多山。当日艳阳高照,大伙儿忍着头晕脑胀艰难地爬上山,又咬紧牙关开展工作,都热得直冒汗。突然之间,太阳不见了,天地一片昏暗,气温骤降,随后竟下起了雪。大家被突如其来的天气骤变吓了一跳,继而冷得直打哆嗦,好在大家都随身带着御寒衣物,赶紧加衣保暖,在凛冽寒风中继续工作。

          入冬后,山上测井尤为艰难,气温长期保持在零下十几度,还夹着大风,很多钻机的帐篷都被吹得千疮百孔。项目组成员每次上山都要鼓足勇气、带足防寒物资,到了山上基本也无处可躲,只能顶着寒风、迎着雪花,靠勇气和毅力把井测完。

    思乡情切  难舍牵挂

          川藏铁路线上的物探测井工作无疑是艰辛的,然而相比身体的苦,精神上的思乡之苦更令项目组成员饱受煎熬。

          在离家千里、荒无人烟的雪域高原,现代文明仿佛也随之消失。在海拔较高的地区,手机基本是没有信号的,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望着直达云霄的高山、迎着凛冽的寒风,大家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不自觉地就爬上了心头。

          “说实话,在这儿工作,习惯了就还好,就是挺想老婆和孩子的!”与其他几名四五十岁的“大叔”相比,三十出头的高远更为想家——孩子只有五岁,而他离家奔赴川藏铁路工作之时,妻子正处于二胎的孕早期。“老婆怀着小的,还要带大的,也挺难的。我又不能陪在她身边,经常担心她的身体,有时候觉得对她、对孩子都很愧疚!”这是高远的肺腑之言,也是他心底最深的牵挂。

          好在高远的妻子在去年年底顺利产下二宝,离家半年多的项目组成员也结束阶段性工作回家与家人团聚了。

          从康定到昌都,在苍茫、孤寂的雪域高原,湖南省煤勘院的物探尖兵们不畏险不惧难,迎着风冒着雪,将地质人的“三光荣”“四特别”精神镌刻在川藏铁路这一“超级工程”上,为祖国和人民奉献自己的责任和担当!

          据悉,川藏线路全长1630千米,建设者面临着高烈度地震和地质断裂、高地应力、高地热力、高密卵石层、高地质灾害及隧道供氧不易等七大难题。测井工作主要是为了划分孔内地层岩性,确定软弱、破碎和含水岩体的孔段,划分隧道洞身围岩级别并确定有无地温及放射性异常,为地质工作提供可靠依据。湖南省煤勘院川藏铁路测井项目原定设计工作量约35700米,目前已完成93孔合计24851米的测井工作。

          苍山如海从头越,残阳如血再出发。2020年,在高原铁路、在深山煤田、在荒郊气井、在岩溶老窑,出征的号角即将吹响,物探尖兵们又要英姿飒爽地奔赴“战场”了!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