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年的味道

    2019-02-02 20:04:57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王 玮 (一勘局物测队) 

          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年的味道也越来越浓,无论是白发苍苍的老者,还是忙碌奔波的青年,抑或是朝气蓬勃的孩童,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和最热烈的情感迎接新年的到来。虽然我已年近四十,但过年的喜悦和期盼仍充盈着我的内心。

          年有“新”的味道。从我记事起,每年过年爸爸妈妈都会给我们崭新的压岁钱,让我们的钱包在新年里鼓鼓的,可以自由支配买自己喜爱的物品,这让儿时的我盼望着过“小地主”的生活。每年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们兄妹二人从头到脚冲洗得干干净净,妈妈则为我们换上过年的新衣新鞋。因为有这些新年记忆,所以我成家后也养成了年年穿新衣的习惯,就连家中的拖鞋、毛巾、床单都会除旧换新,还会在年前请来家政公司,将房间上下里外彻底打扫得洁净如新,一切都在迎接新年中,让日子变得熠熠生辉。

          年有“香”的味道。每年腊月的时候,家里的大人们就都积极地行动起来,或煎炸食品,或翻炒坚果,或购置年货,或蒸煮菜肴。我自懂事时,就撸起袖子围在爸妈身边打下手。印象最深的是每到过年前,大人、孩子们将手洗净,简单吃完晚饭,全家总动员开始蒸扣肉、捏豆腐丸子、搓麻花、切黄豆酥,满屋飘的都是香味。我们兄妹二人也时不时地比赛看谁搓麻花搓得快、搓得好看,当时能得到爸妈的表扬,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刻。还有那舌尖上的味道,更是洋溢着香味十足的幸福与满足。

          年有“乐”的味道。那红彩绸的欣喜、红鞭炮的热闹、红灯笼的吉祥、红福字的安详、红春联的大吉大利,都让人准确地嗅到空气中的年味渐渐浓烈了起来。现在虽已禁放,但电子爆竹声仍喧闹着新年的气息。儿时的爆竹声也让我深深地沉浸在快乐之中。自小顽皮的我有着“捣蛋鬼”的绰号,所以每年放爆竹、点烟花,我都是家里的头号种子选手,曾经拿着竹竿一头,另一头系着几千响的红爆竹,点响新年的喜悦和祝福!在天空五彩缤纷烟花的映衬下,大人们满足的笑容、孩子们俏皮的笑声,无不让人感受到新年的你我乐在其中!

          春节到新年到!严寒的冬天里,新年的喜庆弥漫在各个角落。随处可见洋溢着幸福的脸,空气中的年味已浓到极致,新年的幸福也在空气中荡漾起来,在人们的心里扩散开来,在人们的脸上绽放出来。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