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清 明 雨

    2019-04-08 16:12:37 中煤地质报 阅读

    张昱煜  (江西局二二七队)

          清明时节,雨,总是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淅淅沥沥的清明雨,从唐诗宋词那婉约而凄迷的意境中走来,从桃的花蕾、柳的飞絮、风的翅膀中走来,从燕子的呢喃声中走来,从泥土的芬芳中走来。淅淅沥沥的雨,没有阻挡住人们踏青郊游的脚步。“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原野里,公园里,油菜花中,桃花岛上,到处都是寻春的人,他们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和春天比着美。

    把想念揉进春天,把思念浸泡四月,因而有了清明。

    清明的雨丝,传递的是一份淡淡的追思,一种幽幽的凄寂。在这特殊的节气里,雨丝成了一种默默的怀念、一种寄托哀思的道具、一种能抚慰心灵的灵丹妙药。不管故去的亲人走了多远,清明一到,人们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一堆黄土,想起那一张老照片,想起慈祥而温暖的笑容,想起那宽厚的脊背、有力的大手,想起那朝夕相处的点点滴滴……

    于是,在清明雨中,我和兄弟姐妹相约,捧着凄美的黄菊花,烧一沓沉甸甸的纸钱,双膝跪地,追忆着我的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在虔诚的默哀中,纸钱化作一只只上下翻飞的黑蝴蝶,泪水早已打湿了我们的衣襟。

    依稀记得我儿时说过的一句傻话。那一年春天,我正是“七岁八岁狗都嫌”的年纪,我的奶奶那时七十一岁,刷锅做饭还格外麻利。一天傍晚,她一边眯着眼仔细地给我缝补着衣服,一边问我长大后怎么疼她。我一本正经地说:“奶奶,等我长大后,你如果死了,我会烧一汽车纸钱给你,让你花也花不完,一篮子一篮子地存起来,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到这里,我又流泪了,因为我的奶奶十多年前已经故去,留给我的是无尽的思念。

    在这个伤感的日子,人们把伤感和思念托付给那纷飞的清明雨来表达。淅淅沥沥的清明雨,融入白居易的诗行里,“乌啼鹊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我轻轻吟着诗句,泪水已经盈满了双眼,啼哭也是一种表达哀思的无声语言吧!

    在清明的雨丝里,让我们试着成熟,让我们学会感恩,让我们尊重和善待生命,让我们感受代代相传……天地永恒,生命脆弱,活着就应该好好珍惜。

    清明雨是上天吐出的银丝,握在手中有一缕轻盈,落在心头是千般沉重。你听,淅淅沥沥的清明雨,既是一首追忆故人的哀乐,更是一曲让人感知幸福的歌。清明雨后,一定会是艳阳天!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