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狗尾巴草的思念

    2019-08-09 21:55:20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胡 静  (江苏局物测队)

          饭后散步,偶尔路过狗尾巴草的领地,忍不住驻足,时光仿佛随着它们回到了20年前。

    我是由外公外婆带大的,自小便对老年人有一种亲切感。看到老人,就会想起外公外婆,总是忍不住和他们攀谈两句。

    今天有幸偶遇狗尾巴草,便摘来几根,熟练地把它们编织成一只小兔子。恍惚间,仿佛又看到外公笑意盈盈地教我和妹妹制作小兔子的情景;仿佛又看到外公借由灯光投射到墙上,教我们用手指比划老鹰飞翔的样子;仿佛还能看到他和外婆对我们的无限宠溺,但这终究只是仿佛……

    小时候的我渴望长大,但现在极其不愿意长大,因为长大意味着离别。如果曾经我懂,我绝对不会去惹他们生气;如果曾经我懂,我绝对会更加珍惜天伦之乐的时光;如果曾经我懂,在他们舍不得我远去的时候,我会扑到他们的怀抱里。

    思念是一种美丽的孤独。现在的我经常回忆起小时候在他们身边的欢乐时光,也渴望能够在梦里经常与他们相见。思念更是一种温馨的痛苦。我常常故作坚强,但想起他们,仍然是扎心般地痛,或许笑着笑着就哭了,或许哭着哭着就笑了。哭是因为思念无边,笑是因为回忆依旧很甜。

    外公外婆渐渐变老,岁月蹉跎了他们的背影,岁月也在催我长大。我因外出求学而离开他们,现在想来,只有无尽的后悔围绕着自己。我本可以在寒假暑假都如小时候那样缠着他们,因为要顾及自己的小家,看望老人的次数从一年的无数次变成一年一两次。

          外婆即将远去的那几天,我还在挂心着个人的事情,纠结着遇到的挫折。临行前一晚,外婆出现在我的梦里。第二天接到电话后,我是一路哭着往家赶的。外婆走后的第七个年头,外公去和外婆相聚了。这一次,我选择了陪伴。看着瘦骨嶙峋的外公,往日的一幕幕涌上了心头。外公驾鹤西去以后,我长跪在他的灵前深深地怀念我和他们这一世的缘分。

    我在两位老人的呵护下长大,这份恩情却没有来得及回报。如果有来世,希望我们可以重逢!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