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母亲的焦虑与骄傲

    2019-11-08 22:28:06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王巧文 (陕煤地质一九四公司)

          2016年的夏天,因为母亲身体的原因,我把她接到了自己身边,希望能给她更精心的照顾。

    在陪伴她的四十多个日日夜夜里,我和母亲有了四十多年来未曾有过的贴心细致的交流。

    母亲给我讲述了发生在她身边的很多事情,诉说了很多悲喜交加的经历。这时,我才深切地感受到,作为勘探队员的妻子和地质工作者的母亲,她曾有过那么多的焦虑与骄傲。

    嫁给父亲之前,母亲其实并不知道地质勘探工作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她只知道父亲长年在野外,风餐露宿。工作生活条件的艰苦程度到底如何,其实并不在她想象的范围之内。

    嫁给父亲之后,因为探亲,母亲从富饶的关中粮仓来到了茫茫的戈壁荒漠。

    那时候的野外生产环境极其恶劣,钻工们戴着安全帽,扳着牙钳,在隆隆的钻机声中挥汗如雨、满身泥泞;他们头顶烈日、脚踩寒露,生产用的材料、钻机的搬迁几乎全靠马拉人扛;他们住宿的帐篷,夏天闷热潮湿,冬天寒冷刺骨。

          母亲说,当时她从水池里端出的一盆清水,待黄沙扬起,马上就变成了半盆黄汤。由于远离都市和村庄,饮食条件就更为恶劣,经常很久都吃不上蔬菜水果,鸡蛋和肉类就更是奢侈品了。

    母亲说,生活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她开始担心父亲,担心饮食不规律、营养不良影响身体健康,担心烈日狂风、蚊虫叮咬造成身体伤害,担心自然灾害、人为因素造成损害等安全隐患。

    母亲说,各种各样的担忧,让她一度非常的焦虑。

    看到钻工们那么辛苦,勤劳善良的母亲,尽一己之力,帮他们拆洗被褥、缝补衣裳、蒸馍做饭。

    当母亲走近他们时,她被他们那种热爱地质事业、献身地质事业,以艰苦奋斗为荣的创业精神和奉献精神所感动。他们以苦为乐的情怀,他们为国找矿、报效祖国的坚定信念,鼓舞她支持父亲为地质勘探事业奋斗终生。

    母亲说,从那时起,她对父亲充满了敬佩,她为自己能嫁给地质勘探队员而感到深深的自豪。

    当我长大之后,母亲毅然决然地把我送进了地质队。

    母亲说,我刚参加工作那会儿,她也曾不安、焦虑过。因为她担心身为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我不能像父亲一样深入钻机,参与到一线的生产工作中。母亲怕我不能安心工作,也怕我无法胜任工作,就鼓励我不断学习,不断提高自己。

    当我通过不懈的努力,由参加工作时的初中学历,到获得大专学历并考取中级职称,成为一名专业技术人员,能以扎实的业务素质、高效的办事效率服务于野外生产一线的时候,母亲说她由衷地感到骄傲。

    我对母亲说,当初,我们只有手把式钻机、往复式泥浆泵、马车、老式嘎斯汽车。如今,我们已经拥有了像TSJ-2000型、ZJ40/2250L这样的大型钻机,机器设备都是数控的,职工的住宿条件和工作环境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我对母亲说,六十多年来,陕西省一九四煤田地质有限公司几代地质人跋山涉水、呕心沥血,发扬“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的“三光荣”精神,为陕西省奠定煤炭资源大省地位作出了很大的贡献,赢得了政府和社会的赞誉,荣获了“全国煤炭工业地质勘查功勋单位”“中国百强地质队”等称号。

    我告诉母亲,如今在新的管理体制下,一九四公司不断扩大服务领域,谋划“大地质、大市场”的发展格局,积极开拓国内外市场,在做强地勘主业的同时,着力提升专业技术水平、装备水平、施工能力和队伍整体素质,在地勘延伸领域实现新的突破,以更坚实的脚步、更努力的拼搏谱写更精彩的辉煌。

    听我说了这些,母亲禁不住感慨万分。她说,家有两代地质人,她真的很骄傲,尽管她曾经那么地焦虑。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19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