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疫”行日记

    2020-03-21 12:29:30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钟成功  (安徽局三队)

    2020年3月3日 晴

    近两个月的居家守候,仿佛与时间谈了一场恋爱。疫情、“封城”、管控、武汉加油、逆行……扣人心弦的话语不绝于耳。

    随着时间的推移,复工复产迫在眉睫,终于告别等待,收拾行囊出发。

    此行的目的地是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州府德令哈。在蒙古语里,“德令哈”意指“金色的世界”。愿美丽的德令哈春光明媚、春意释怀!

    2020年3月4日 晴

    通往西北的高速公路上,车辆明显比往日少了很多,我们乘坐的越野车一路畅通前行。昨天临近傍晚抵达了西安北的三原城区,马路上偶见三三两两的行人,突显了城区的空旷、宁静。街道上的各种红色标语甚是显眼——“众志成城、抗击肺炎”“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勤洗手、多通风、不聚会”……

    在酒店登记入住时,工作人员熟练地操作着:检查健康证明、查验身份证、测体温、消毒。由于酒精喷洒得多,我真切地体会了一把“一头酒水”。

    餐饮场所关闭,去超市购买食品要进行身份证登记。购物回来的路上,途经临履桥,看到桥头的铭文,原来“临履桥”取自成语“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联想当前疫情,不免感触良多。

    这场疫情是场战争,虽然没有战火硝烟,却感受到了心灵之创、思想之痛。

    明天要抵达下一个途经地———青海省会西宁。

    2020年3月5日 晴

    跨甘肃、经宁夏、过黄河,终于抵达西宁。

    2006年夏天,我曾来过青海,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青海的天真蓝,仿佛站在山顶就能触摸到天,青海是离天最近的地方。

    那次我和同事从西宁出发,前往木里矿区考察,一路上气象万千。合作单位给我们安排的越野车带有海拔计,从海拔2000多米的西宁出发,半天多的路程,海拔直逼6000米,雨、雾、雪、晴都遇到了。到达木里矿区时,海拔仍有4000余米,随行的同事已有明显的身体疲惫、呼吸急促等不适。吃的米饭是当地同志用高压锅做的,因为普通锅是蒸不熟的。晚上回到西宁头晕目眩,让我终身难忘。

    缺氧,是内地人到高原的第一反应。那次经历让我知道了抗缺氧的“神药”——红景天,了解了青海特产——冬虫夏草、牦牛肉,还被科普了“缺氧”和“醉氧”的知识。

    一晃14年过去了,青海的天还是那么蓝。“行天路,踏歌行,弹指遮天”,是青海独有的魅力。

    之前看到报道,青海省派出首批医疗队援驰武汉抗击疫情,高原人的博大胸怀袒露出他们的赤子之心。点赞!

    明天将到达此行的目的地——德令哈市大柴旦。

    2020年3月6日 晴

    曲曲唐蕃古道,滔滔河湟流水。

    西宁曾是唐蕃古道上的重要站点,文成公主曾经此入藏。相传文成公主进藏前将日月宝镜抛于路途,形成了光芒四射的日月山,由此一条金色的彩带直达青藏边界,难怪“德令哈”意为“金色的世界”。唐蕃古道是我国古代历史上一条非常著名的道路,也是唐代以来中原内地去往青海、西藏乃至尼泊尔、印度等国的必经之路。湟水河是黄河的支流,是西宁的“母亲河”,滋润养育了河水两岸的人民。

    历史是厚重的,传说是美丽的。

    沿青藏高速继续西行,白皑皑的雪山、羊群,辽阔的草场,成群的牦牛尽收眼底,一种广袤雄浑、空灵无我的感觉油然而生。

    经湟源、乌兰、鱼卡进入大柴旦,裸露的戈壁滩、连绵起伏的山峦映入眼帘。大柴旦位于柴达木盆地的北缘,生态环境相当脆弱甚至是恶劣,大片的砾石、粉沙、红岩分布在地表,在这地表之下是丰富的石油、天然气、煤和钾盐。大自然的馈赠就是这么的神奇,就像《圣经》里说的:当上帝关了这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

    戴着口罩与青海的同志交流,感觉像戴着面具,但我们交谈甚欢、交流亲切。这薄薄的口罩是一道屏障,但彼此的心门永远不会关闭。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