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醉在老牛湾

    2020-06-03 22:17:13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靳非芬 (山西局一一四院)

    车出偏关往西北方向行驶,约40公里左右进入老牛湾。一路上道路迂回,只容得下一辆车缓缓通过。

    我坐在后排,时不时屏住呼吸,提着一颗心看窗外峰峦渐次开阔,走过的路如腰带般折折叠叠绕至山下。

    终于至一村庄,车停下来。我推门下车,一股清甜的气息瞬间把我包围。那是花蕊的气息,苹果的、梨的或杏的,新鲜而蓬勃,沁人心脾。我竟有些迷醉,顾不得引路人的介绍,径自循着花香找去。

    原来不过是谁家门前的一小片果园,几株开花的树如少年般沐浴在阳光里,风过处,花瓣如细雨簌簌而落,踏着风的足迹,穿过尘埃飞旋的光柱缓缓飘飞,如片片粉霞。

    一时间我竟有些看傻了,恍然仿若时空穿越,这青石土房,山野果树,像是从童年梦境里穿梭而来,跨过城市的喧嚣和聒噪。

    同行的人大约也被迷住了,大声唤我去看美景。我随着声音一路下坡,石板路在脚下欢快地唱着歌。

    视线开阔处是黄河宽阔的腰身,水面如碧玉一般,深邃而沉静,绕着山脊缓缓流过。远处山坡上,一段残毁的明城墙俯视着脚下蜿蜒而行的黄河,像用目光抚摸着历史沧桑。阳光明亮,天空湛蓝,周遭宁静,我坐在河堤上,浸泡在阳光中,就像喝着上好的女儿红。我已沉醉,仿佛置身桃源仙境,我不想说话,只想在阳光里一醉方休。

    “天下哟黄河九十九道弯, 亲不过我这水来,爱不过我这山, 厚不过这黄土, 高不过这塬。”

    …………

    不知是哪里传来的山歌,声音悠扬澄澈,我忍不住在心里低声唱和着:“美不过羊肚子毛巾三呀么三道道兰。”忽然泪就涌了上来。

    中午时,引路人带我们到村民家里吃当地饭,恰好就是门前有果树的那家。村民极瘦,却硬朗,热情地招呼我们到窑洞里坐下。这里果然是冬暖夏凉,炽热的阳光顿时被挡住了锋芒。

    午后,在村里逗留了半天,我们终于是要走了,踏着归途一步一回头,也许此生再也不会逢着这样的桃花源。

    车渐渐远去,村庄也在视野里渐渐消失,像一场美梦。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