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诗 忆 随 笔

    2020-06-06 16:26:42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柏知渊 (四川局一三七队)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每当听到咿呀学语的女儿慢悠悠地读诗时,我便会想起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教我的诗句,那时候还不明白其中的意思,总觉得像是在读儿歌一样。

          随着年岁的增长、人生阅历的增加,我似乎对最初的音律启蒙诗有了更多的体会。“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林逋的这首《山园小梅》似乎写尽了梅花最美、最清新脱俗的一面。然而,王安石的《梅花》却没有多余的修饰,自然朴素地流露出他推行变法的孤独和执着的心境,正如梅花般坚韧而富有生机。

          这世间简约背后的复杂、平凡背后的伟大往往最令人动容,也最令人记忆深刻。

          年少时,我们积极向上,努力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一如李白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意气风发,立志此生必有一番作为,而一路跌跌撞撞,身心疲惫的时候似乎已走入了王国维的人生三重境界之“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正是这段时间的迷茫、追寻和沉淀,让我们体会到世事艰难,也明白了人或许倾尽一生也终究是一个合格的普通人,体会普通人应该有的悲欢离合和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世界没有变,只是人对待世界的心态变了。我们不再执着于看遍世界最美的风景,而是顺其自然地一边生活一边发现它的美好,发现那些存在于每个人生命中的小确幸。

          世事无常,人到中年之后难免会有重要的亲人或者朋友离开。那时,才忽然意识到人的生命是有尽头的,人与人的缘分亦有终结的时候,当下的一切都会随着无常世事而变迁。于是便想到了“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我们无法时刻与亲人、朋友相聚,相聚时更应珍惜。

          “怀君属秋夜,散步咏凉天。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韦应物的怀旧诗意境最为深远。话说世间难得一知己,那些嬉笑怒骂皆是共鸣的时光,值得一辈子去珍藏。

          回望过去,并不是执着于那些逝去的美好,而是叩问自己的内心,给人生删繁留简,明白什么是自己想要的,过好当下的每一天,充满信心,卸下包袱,笃定前行。

          越往前走,对山水田园诗越是喜欢,特别是王维的画中有诗、诗中有画,在返璞归真的道路上,他的自省无人能及,禅意的境界空灵悠远。“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周国平说:“人生任何美好的享受都有赖于一颗澄明的心,唯有内心富有充盈,方能从容抵抗世间所有的不安与躁动。”所以不是风动,而是人的心动,修心为本,心若不动,风奈我何。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却处处是修炼场,感谢那些与我并肩同行的,也感谢那些让我跌倒的。正如那首诗所云: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