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地质总局主管   中煤地质报社主办

    中煤地质报

    首页 > 副刊文摘

    我曾是一个兵

    2020-07-31 23:54:54 中煤地质报 阅读

    ◇ 李建民 (一勘局一一九队)

    25年前,我怀揣着对军人的崇敬之情,第一次远离父母,赶赴千里之外的黑龙江省,成为一名野战部队的士兵。

    好男儿志在四方。上班不到一年我就参军了,走的那天,单位领导特意将我送到火车站。就这样,我与邯郸籍入伍青年一起坐着绿皮火车,开始了我的三年军旅生涯。

    东北的天气很冷,经常都是零下一二十摄氏度,最难熬的是晚上站岗,尽管身上穿着内里是长毛的军大衣,可还是挡不住如刀割一样的寒风。好在营房有暖气,加上玻璃是双层的,所以室内很暖和。有时天气太冷,我们的训练课便改为室内政治学习。

    在部队的三年,我学会了包包子和缝洗被褥。每周日连里会改善伙食,给大家包包子,因为人手不太够,需要帮厨,这时我都会主动报名。每次帮完厨,老兵都会往我碗里放白糖,让我冲糖水喝,算是一种奖励。

    部队条件很艰苦,土豆和干豆腐皮成了我记忆里难忘的主菜。俗话说:吃饱了不想家。可对于生长在四季分明的环境里的我来说,东北一年只有两季,一年只刮两次风,一次就是数月,这让我永生难忘。

    记得有一次,班里的一个战士白天费了很大的劲用8号铅丝拉好的横幅,第二天就都不见了,只剩下崩断的铅丝头。

    冬天洗衣服和拆洗被褥更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洗好后晾在外面,不一会儿就冻住了,像是铠甲一般,硬邦邦的。

    虽然我们住的地方离市区不远,但我从来没有在外面花钱找人清洗,而是一步步逐渐适应了寒冷的环境。

    有一次,我跟几个战友外出,在公交车上,听到一个妇女呵斥她正在哭的孩子:“你再不听话,长大了也让你当兵,叫你吃吃苦。”

    军人大概就是最能吃苦、最不怕吃苦的代名词吧。

    当兵三年,我只回过一次家。当兵的第二年,满头白发的老父亲一个人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到部队来看我。

    我把思乡的情感和对亲人的思念,化作坚持下去的动力,刻苦训练,安心服役。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三年的服兵役期很快就要结束了。快退伍时,我所在的部队遇上了“九八”抗洪,让我在人生中又一次得到磨练。

    我们被派到了抗洪一线。看着就快要跟岸堤齐平的嫩江水从我们脚下飞速而过,我才真正理解了什么叫“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我的一个老乡,跟着连里的三个人坐着冲锋舟抢救老百姓,在失踪两天后,平安地带着救回来的老百姓回到部队,因此被当地百姓亲切地称为“抗洪四勇士”,他本人也荣立了个人三等功。我至今仍记得他们连队的防段横幅上“喝令洪魔行正道,敢做降龙急先锋”的标语。

    我们退伍时,当地的副市长在火车站欢送我们时说:“因为你们,堤坝被成功地守护住了,泛滥的洪水才没有倒灌进城区,你们保护了老百姓和财产的安全。”副市长一边说着,成群结队的老百姓一边把成箱的面包、矿泉水、火腿肠、鸡蛋、方便面往火车上放。

    那一刻,我的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Powered by 中煤地质报 5.3.19 ©2008-2020 www.zmdxw.com